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试论明本《荔镜记》中的非精英市民文化本质[权威资料]

试论明本《荔镜记》中的非精英市民文化本质[权威资料].doc

试论明本《荔镜记》中的非精英市民文化本质[权威资料]

liu百花
2017-11-02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试论明本《荔镜记》中的非精英市民文化本质[权威资料]doc》,可适用于综合领域

极速6合综合频道提供试论明本《荔镜记》中的非精英市民文化本质[权威资料].doc文档免费下载,数万用户每天上传大量最新资料,数量累计超一个亿!

试论明本《荔镜记》中的非精英市民文化本质权威资料试论明本《荔镜记》中的非精英市民文化本质摘要:历代学者在评价《荔镜记》时一直将剧本中强调陈三是“官荫人家仔”和陈伯延以势压人最终使陈三五娘爱情圆满等情节称为“糟粕”但笔者认为这些正是区分民间俗文学与官方雅文学的特点是作为地方民间文学代表的《荔镜记》所反映的市民文化本质。关键词:《荔镜记》市民文学非精英化I,()《荔镜记》是中国明代的南戏戏文出自广东潮州和福建泉州一带作者已失佚是一部曲牌型剧本共有五十五出。剧本用泉州和潮州方言混合写作而成因剧中以“荔枝”和“宝镜”为男女主人公爱情过程之物证故以此为名。这个剧本讲述的故事内容大概如下:福建泉州人陈伯卿(陈三)送兄嫂赴广南上任途径广东潮州恰逢元宵灯会邂逅富家小姐黄碧琚(五娘)二人心生爱慕。无奈黄父将五娘允婚当地富豪林大正在五娘不满心中烦闷登楼赏景以排解之际巧遇因心中思念重回潮州的陈三遂以手帕包荔枝抛向陈三示爱陈三亦乔装磨镜匠人故意打破宝镜入黄府为奴期间经黄五娘对陈三多番试探二人终于定情在丫鬟益春的帮助下私奔回泉州。后林大告陈三拐带陈三被发配途中遇升任广南都堂的兄长陈伯延在兄长的帮助下解除官司携五娘还乡。在《荔镜记》中故事主要发生在潮州剧中的人物除陈三之外主要是以潮州人为主体其中黄家是商人家庭林大是暴发户之类的商贩媒人李婆在做媒之外还有一个身份――赶猪羔即在每年母猪发情时将公猪赶去交配、完成繁殖的工作泉州人李公则是专门从事磨镜的匠人这些行业身份看似无关紧要其实是对故事发生的背景做了一个隐性的交代即陈三五娘的故事是以中国早期的城市市民阶层为背景来展开的。因此作为地方戏剧文学代表的《荔镜记》自然要反映市民文学的本质特征。历代学者在评论《荔镜记》时除赞扬剧本对自由爱情的讴歌和对封建礼教的有力反抗之外也有许多批评之声如流于低俗的肉体写作和粗野用语、如陈伯延以势压人替陈三翻案的结局安排等。张庚、郭汉城在《中国戏曲通史》中把这些称作“糟粕”认为“这是一种弱者的庸俗理想模糊了剧作反封建主题的意义只能引导观众把斗争的希望寄托于不切实际的幻想中。”但笔者认为正是这种“低级趣味”和“弱者的庸俗理想化”才体现出民间文学特有的戏谑性和市民文化本质才将民间的俗文化与官方的雅文化区分开来。郑振铎先生在他的《中国俗文学史》中就将戏曲归入“俗文学”之列因此《荔镜记》中这些所谓的“糟粕”恰恰是市民文学尤其是潮泉地区市民文学的特点反映出与文人墨客的雅文学所不同的审美趣味。在《荔镜记》中五娘与陈三无媒私奔被林大以“奴奸家长女”的罪名告发被知州捉住定罪并判发配崖城。剧情发展到这里看戏的观众都为陈三五娘爱情一波三折而揪心感叹。紧接着发配路上的陈三在驿站整夜啼哭引起自在此地休息的兄长陈伯延的注意于是有了兄弟相见。陈伯延一听陈三是因奸情而披枷带锁便“心头火起”骂他是“不长进的畜生”、“全不顾家后事志”不想再看就拂袖而去。幸得陈伯延夫人好言相劝:先是以“打虎需着亲兄弟”、“莫乞外人议论恁兄弟不是”且年爹妈年老等等让陈伯延感念兄弟之情而后又道奸情只是“小可事志”但知州却“不带着你些面儿”这一说顿时让陈伯延觉得知州给陈三判罪是使自己失了面子。这样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一番话迅速让陈伯延态度转变。于是叫陈三来问话:“你许时都不提起我名字,”这一问可见陈伯延是一个极爱面子的人因为他并没有询问“奸情”罪名的由来经过而是问了与自己相关的问题。可见在他的心中陈三的官司真相到底如何不重要自己的官威有损就是大问题了。于是当他听到陈三说已经说了而知州“全然不睬”的时候他身体里的官腔立刻张牙舞爪起来:“叵耐知州好无道理都不存我面皮些儿”、马上决定“着人就去提来拷问发落伊”。知州禀告:“陈三是黄志忠家雇工人不合奸拐家长子女”陈伯延就怒问:“陈三是官家子弟凭那里问他为奴,”这一问十分准确地将陈伯延对于身份地位的重视表现出来自己是官知州却说陈三是奴明显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于是陈伯延也不加以审问便认为知州是“受林大买嘱故入人罪”不由分说就让左右“去了知州冠带”、“发配本府监候”。这种仗着位高权重就主掌生杀予夺大权的做法很明显是非精英化、非理想化的但观众支持陈三与五娘的自由恋爱看到陈伯延以“官大一级压死人”为陈三翻案定然是拍手称快的此一情节安排虽“封建理想化”却符合民众的习惯性思路也是一般人亲情至上的做法。民众不会去考虑是否符合礼法、是否有碍教化因为戏剧本身就是娱乐大众的艺术形式戏谑和愉悦才能在最大程度上赢得观众对于戏剧的期待与认可。因此虽然陈伯延的做法在今天看来并不高明但以当时人们对于民主与法制的认知程度而言剧作者如此安排并没有贬低的意味从陈伯延骂陈三是“不长进的畜生”及他以“朝廷法度谁敢挪移”拒绝为陈三做主的言语中可知他是一个明辨是非且赏罚分明的正面形象。这样一个官员怎么会在审案过程中如此草率呢,恐怕较为合理的解释便是剧作者的有意安排。剧情发展到这里观众担忧、同情陈三的情绪已经到了一个点好不容易救星出现了若让陈伯延在这拨云见日的当口细细盘问、慢慢审查可以想见台下的观众会有多么焦躁。于是陈伯延的草率审案、以势压人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是大快人心的做法。因为观众倾向分明、情感强烈看戏时往往有对于惩恶除奸的心理期待而这种期待与剧情是否真实可信无关因为戏剧原本就是虚拟的艺术。王梦生的《梨园佳话》中就有这样一段记载:当时有一剧团上演《天雷报》一日演到晚上九点多剧团工作人员考虑到天将下雨且“座客久饥”于是决定不再搬演结局。谁知此时观众情绪十分高亢慷慨“视台上之张继保为人人公敌非坐视其伏天诛愤气不能泄故竟不去”非得要剧团将结局演完。等到伶人演完结局时雷雨亦至但散场的观众已然不觉饥饿与雷雨仍津津有味地相互“咨嗟叹赏”。这样倾向分明的文化心理当然与我国古代传统文论如“兴观群怨”、“文以载道”等思想的影响有关但另一方面也正是戏剧的魅力所在。这种非精英化、非理想化的做法不止存在于官场上在父母子女之间便表现为金钱关系。在《荔镜记》中一直不愿答应众多求亲者的黄九郎之所以一口与林大结亲不外乎因为李婆形容林大“那是许富富富的”因此没有细加打听和追问便一口答应。当李婆送来“表里十对金钗十双彩凤书纸金筒”等众多彩礼的时候黄九郎更是笑得合不拢嘴直称林大为“贤婿”连枕边人黄母都认为他是“贪人富收人聘礼”。诚然“贫贱夫妻百事哀”父母对于子女的婚姻观首先是以家庭环境为前提是古今皆如此但在这里黄九郎及其夫人对于林大富裕的多次强调可见在他们的眼里钱比人品重要、甚至比女儿的幸福重要。若说黄九郎以“男无重婚女无再嫁”的规矩拒绝五娘的抗婚是封建守礼那么当他听到小七说起陈三是官家子弟后的态度转变就赤裸裸地证明了他的趋炎附势了。在第出【途遇小七】的末尾黄家发现五娘和陈三私奔黄九郎怒骂陈三小七道:“陈三也是官荫人仔我共伊去庄上田客个个叫伊做三爹说伊兄现任广南运使伊叔任四川知州家后乜样富贵。赤水庄有咱十倍田„”黄父听后并没有发表意见但当黄母担心林大来讨新娘时黄九郎便道:“林厝任伊去告那是赔伊财礼便罢。”这一句话说明黄九郎在刚刚沉默的片刻已经迅速做了决定就是成全陈三五娘拒绝林大并且连如何解决林大逼婚的事情都想好了。因为贫不如富富不敌贵任凭林大再有钱也不如官家子弟陈三显贵且五娘嫌林大貌丑抵死不从倒不如顺水推舟如了五娘的意。在这里封建礼教的“妇德”早已被弃之如薄屡金钱利益关系主导着父母对于儿女婚事的决定黄九郎的如意算盘恰恰泄露了他精于计算、趋炎附势的性格。总之以潮泉方言写作而成的《荔镜记》虽然满是俗言俚语、虽然有着许多与封建礼教格格不入的情节但其正是凭借这种市民文学的戏谑本质博得民众喜爱几百年来在民间广为流传并在不断的加工整理和改编下活跃于众多剧种的演出舞台上。参考文献:荔镜记荔枝记四种M中国戏剧出版社文档资料:试论明本《荔镜记》中的非精英市民文化本质完整下载完整阅读全文下载全文阅读免费阅读及下载阅读相关文档:社会性别视角下的女研究生就业问题义务教育质量公平问题浅析浅析大学生体育成瘾性行为国内外学术界对纳粹德国妇女政策的研究改革开放以来农村思想政治教育的经验教训及启示浅谈中学的音乐教学通过实地考察探究小型工厂的经营模式职场剧市场突围的受众策略分析论高校心理学实用性教学中国如何从比较优势发展到竞争优势文人审美和现实审美经济学视野下的诚实信用原则《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读书笔记浅析《论语》和毛泽东思想试论小学音乐教育中审美体验的重要性阿伦特对人的境况的划分幼儿师范语文教学中如何培养学生口语表达能力浅谈幼儿教师的音乐素养色彩构成教学感谢你的阅读和下载*资源、信息来源于网络。本文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留言或者发站内信息。我将尽快删除。*